1. <progress id="f6nob"><track id="f6nob"></track></progress>
  2. <button id="f6nob"><object id="f6nob"></object></button>

    <button id="f6nob"></button>

    <rp id="f6nob"></rp>

    <dd id="f6nob"></dd>

    <rp id="f6nob"></rp>
  3. <em id="f6nob"></em>

    谁令奥运"福娃"站起来?咱"山西娃"!

    文载/《三晋都市报》2005年12月20日A2版

       

        今年11月11日,北京2008年奥运吉祥物隆重揭晓,"福娃"闪亮登场,将浓浓的中国文化、醇醇的中国祝福送给全世界。此时,我们不能忘记以著名艺术家韩美林为组长,包括吴冠英、陈楠、赵金鑫在内的"四人核心创作组",以及千千万万为"福娃"付出辛劳和智慧的人们!

        一、结缘韩美林:大师赏识他,深造逢机遇
         赵金鑫仪表堂堂,脸庞棱角分明。1976年8月25日,他出生于绛县峪南村。谁也没有想到这们农家土炕上的孩子,日后会与艺术结缘,和奥运结缘。初中毕业后,他在永济的一家职业中学较系统地学习了雕塑基础知识,而后便开始了打工生涯。1998年,他慕名来到宇达集团,首先创作了6件以马为题材的艺术品。胸藏坚定信念、脑蕴智慧的他,正宛如势不可挡的奔马,一旦投身艺术,便忘记了一切。有一次,公司为哈尔滨客户设计承制一对高2米、长3.8米的青铜狮子,他竟然用了10个昼夜就完成了创作放大工作,怪不得有人称他"拼命三郎 "。在这期间,他有幸结识了被誉为"东方毕加索"的韩美林先生。"1997年时,总经理卫恩科从有关资料中得知,韩美林是位国宝级艺术大师,但一生坎坷多难,就萌生了结识韩老师的强烈愿望。"赵金鑫告诉记者,辗转数月后,卫经理才打听到韩老师的电话号码,第一次上门拜访并未如愿。一个月后再次拜访,韩老师对担任宇达集团艺术顾问一事未置可否,却让卫经理拿回一个小型石膏马,要求做个青铜样品,一周后送来。第四天样品拿来了,韩老师脸上露出喜悦的神采......这样一来二往,韩美林便同宇达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
         在韩美林大师的强力支持下,宇达集团成为中国艺术铸造行业的龙头企业。仅由韩美林设计的大、中型青铜雕塑就有:创下数个行业之最的高达35米的芜湖市《鸠顶泽瑞》,亮相2003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中华世纪鼎》,在广州白云机场落成、堪称世界最长的青铜组雕《五云九如》等数十尊。
         正是在放大巨雕《鸠顶泽瑞》时,赵金鑫有了更多聆听大师教诲的机会。他为大师的艺术而着迷,为大师的人格所震撼,更为大师的艺术追求所折服。仅放大巨雕最上部的那只鸠鸟头部,韩美林就亲自修改了十余次,年逾六旬的他甚至攀上十余米高的工作架上修改泥稿。从那时起,赵金鑫的心里就只有艺术,只有永无止境的艺术追求,所以韩老师也极赏识、信任这位干活不要命的"山西娃"。现在我们就不难理解,韩美林先生为何邀请赵金鑫参与奥运吉祥物创作了吧。也许,有人会说他"近水楼台先得月",才成为"福娃"四"爹"之一。此时,他露出朴实的笑容,坚定地说:"如果没有真本事,就是凑在月亮边上,也得不到月亮。

        二、"福娃"分娩时:洗澡来灵感,热泪脱眶流
         说起来,赵金鑫在这个"四人核心创作组"里是最年轻的,其他三人或已功成名就,或出身名校,无形中会不会给他带来压力呢?"当然有压力,不过不是来自于学历的差异,压力来自于工作,来自于怎样把这些吉祥物做得更可爱。"不到30岁的他,性格却显得沉稳内敛,他的回答恰如雕塑,总能将语言"拿捏"得准确到位。
         大家知道,早在2004年8月,北京奥组委正式向全国的专业设计机构和专业设计人员,公开征集2008年奥运会和残奥运的吉祥物设计稿。而经常往来于中国美术家协会韩美林工作室和宇达集团之间的赵金鑫,最早接触吉祥物任务是在今年2月,因为奥运吉祥物创作修改组于今年1月正式成立。
         创作期间一定发生了许多难忘的事情吧?他十分平静地回答记者问题,在设计工作陷入瓶颈时,修改小组决定兵分两路,5个人继续负责修改已初步入选的6幅作品,即熊猫、老虎、龙、孙悟空、阿福,进一步寻找突破点。而他和韩美林、吴冠英、陈楠4人组则重新回到前50名入选作品中,去挖掘新的创作灵感。
         在北京郊区怀柔县的雁栖山庄,专家组进行了两个星期的封闭式修改和创作,韩美林老师负责艺术主创,吴冠英负责动作设计,陈楠负责用计算机处理设计稿和吉祥物市场开发,金鑫则负责把平面设计造型雕塑成型。
         创作小组没黑没明地一幅幅思考初选的作品,可以说当时设计已进入胶着状态,是韩老师一个思路打破了僵局。"他认为,吉祥物不应只是一个单个的个体形象,可以说是2个或3个甚至5个。"金鑫说,在此思路指引下,也就是"二月二龙抬头"那天夜里凌晨一时许,韩老师洗了一个澡冲出来灵感,创作组熬了一夜,终于从大熊猫和拨浪鼓中挣扎出来,将中国"五行"、奥运"五环"等主题融入其中,第二天就拿出一个"福娃"组合初稿。
        "我在那一刻流泪了,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只是想哭。"这位坚强的壮小伙儿,此时任由激动的泪水一涌而出。

        三、雕塑五"福娃":底稿四千幅,修改三百次
         2005年3月22日,5个一组的吉祥物创作思路初定下来,中国"福娃"有了雏形。"创作小组是集体办公,一般情况晚上都要工作到一两点,白天除吃饭时间就是搞创作,除了在怀柔封闭创作的两星期外,其余创作工作全在通州的韩美林工作室完成。"他深感当时创作组的每个人都重担在肩,韩老师就用北京大鼓、陕北和内蒙古民歌来刺激大家的创作激情,韩老师还一遍遍地讲笑话给他们听,让大家保持在喜庆的心态下创作"福娃"。
        "仅创作小组参阅的资料就多达74袋呢!"他说,创作小组也时时为某个小细节发生激烈争吵。在不断的争吵中,他们逐渐融入仰韶文化色彩的水纹、大汶口时期的黑陶图案、敦煌壁画中的火焰纹、北京风筝的装饰等等,使"福娃"最终成为中华文化的载体。
         而对于赵金鑫,挑战最大的当属雕塑成型的再创作,由于设计稿均为平面图,能看到的只是正面,背面就需要扎实的雕塑功底进行再创作了。"一般是先做泥塑,在泥塑上修改好,然后翻石膏模,接着刷硅胶,翻制硅胶模再倒出蜡质模型做修改,最后一般做成玻璃
         钢模型和硅胶模型。硅胶模型有韧性,可以演示动作,但它没有可塑性,凝固之后不能再动,福娃身上若要加一个小点缀,或者把某个部分放大一点,都只能从零开始。"他说,韩老师画了大约四千多幅底稿,经过六十多次大小修改,重大修改就有十多次。而每次修改,他都必须在雕塑上体现出来。为了雕塑得逼真且富动感,金鑫一组雕塑就修改了六十余次,也就是说五组下来有三百次之多。
         在设计期间,韩美林因操劳过度两次犯了心脏病,而金鑫每次都是在极度不安中度过的,他更深地理解了什么叫艺术生命。金鑫最难忘最后一套定稿的福娃雕塑,那天他加了一宿班,整夜没合眼。回忆起那段充满艰辛的时光,认真谦虚的他只强调,自己常常为了不能捕捉大师瞬间的创作灵感而懊恼、苦闷,甚至有点崩溃的感觉,然而他坚持了下去,并没有辜负众人期望。
        "我做出来的白色硅胶福娃雕塑都是有弹性的,奥组委官员拿在手里,可以扭动它的胳膊、腿和头,摆出不同的动作和姿势,非常有意思!"想到此情景,他终于轻松地笑起来。

        四、创作吉祥物:把门三保镖,保密九个月
         创作吉祥物,还有一大挑战要属"保密"工作了。事实上,赵金鑫在2005年2月已接触到吉祥物相关工作,可是直到5月份,公司领导才知道他参与创作吉祥物,却不知具体内容。11月10日中午,韩美林才打电话通知集团总经理卫恩科,说"金鑫是四们主创人员之一",可依然未透露具体设计方案。这时,公司迅即以喜报形式下发全体宇达人。11月12日,《运城日报》晚报版刊出新闻,家乡人才知道详情。他说:"保密工作的确很难,但是我做到了,创作组的每个人都做到了。"
         他透露设计时的一个细节:"当时,除了奥组委的人自由进出以外,一般人是不让进的。我们门口有三个保镖,都是中央首长的保镖,连驾驶员也是中央机要局的。是啊!我们这儿一封,谁也进不来的。"
         据说,奥组委给他们"四人创作小组"的稿费是1元钱。"我们没有挣吉祥物的钱,这个知识产权是属于奥组委的。"
         在采访中间,记者时时能感受到这位"山西娃"的朴实与憨厚。至今,宇达集团雕塑开发中心的同事仍称他"赵师傅",而不是"赵总监"。
         金鑫不善言谈,但他目光中流露出的坚定,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谈起"福娃"时,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其实也没有什么",完全没有让"福娃"站起来而载誉归来的志得意满,又开始左手一把泥右手一把泥创作狗年的艺术礼品。不久,他又要返回韩美林工作室,用他的话说是多向韩老师学点东西......

     
    ag亚美客户端